《1627崛起南海》 正文

  1. 首页 /
  2. 都市言情 /
  3. 1627崛起南海 /
  4. 《1627崛起南海》 正文 第1095章 劳动力缺口
请记住我们:【www.d9xs.net】    尽管目前是处于历史上的小冰河期,但八月的芝罘岛依然还是较为炎热,太阳落山之前的地表温度基本都稳定在三十度以上,这也让正在抢时间修筑码头和营区的众多战士汗如雨下,十分疲累。???网?  尽管后勤部门已经采取了一些治疗和预防措施,但还是每天都会有不少热中暑的人倒在工地上。


    由于船队运力有限,这次北上舰队的人员是以军队为主体,并没有多少民工随队而来,所以前期的各种基建工程,也只能由北上的各支部队进行分担。而这样的局面大概还要持续一段时间,等海汉在本地招募到一定数量的移民之后才能得到改善。


    “最快今天太阳落山之前,就能从福山县运回来几百口人了。”孙长弥站在码头边,对钱天敦和王汤姆说道:“当然这还得一切顺利才行,希望他们在那边别出什么岔子。”


    孙长弥头上戴着一顶宽边草帽,敞着褂子,裤脚挽得老高,看起来并没有高高在上的长派头,倒更像是工地上不拘小节的工头。从登6芝罘岛开始,他就一直驻扎在码头工地上担当指挥,这几天也着实累得不轻。只要离他距离近点,就能看清他眼中因为休息不够而出现的血丝。


    “几百口人……能有五成的丁口就算谢天谢地了。”钱天敦对于即将到来的收获却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:“对我们来说只能算是杯水车薪吧!”


    本书创世中文网,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


    尽管目前是处于历史上的小冰河期,但八月的芝罘岛依然还是较为炎热,太阳落山之前的地表温度基本都稳定在三十度以上,这也让正在抢时间修筑码头和营区的众多战士汗如雨下,十分疲累。尽管后勤部门已经采取了一些治疗和预防措施,但还是每天都会有不少热中暑的人倒在工地上。


    由于船队运力有限,这次北上舰队的人员是以军队为主体,并没有多少民工随队而来,所以前期的各种基建工程,也只能由北上的各支部队进行分担。而这样的局面大概还要持续一段时间,等海汉在本地招募到一定数量的移民之后才能得到改善。


    “最快今天太阳落山之前,就能从福山县运回来几百口人了。”孙长弥站在码头边,对钱天敦和王汤姆说道:“当然这还得一切顺利才行,希望他们在那边别出什么岔子。”


    孙长弥头上戴着一顶宽边草帽,敞着褂子,裤脚挽得老高,看起来并没有高高在上的长派头,倒更像是工地上不拘小节的工头。从登6芝罘岛开始,他就一直驻扎在码头工地上担当指挥,这几天也着实累得不轻。只要离他距离近点,就能看清他眼中因为休息不够而出现的血丝。


    “几百口人……能有五成的丁口就算谢天谢地了。”钱天敦对于即将到来的收获却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:“对我们来说只能算是杯水车薪吧!”尽管目前是处于历史上的小冰河期,但八月的芝罘岛依然还是较为炎热,太阳落山之前的地表温度基本都稳定在三十度以上,这也让正在抢时间修筑码头和营区的众多战士汗如雨下,十分疲累。尽管后勤部门已经采取了一些治疗和预防措施,但还是每天都会有不少热中暑的人倒在工地上。


    由于船队运力有限,这次北上舰队的人员是以军队为主体,并没有多少民工随队而来,所以前期的各种基建工程,也只能由北上的各支部队进行分担。而这样的局面大概还要持续一段时间,等海汉在本地招募到一定数量的移民之后才能得到改善。


    “最快今天太阳落山之前,就能从福山县运回来几百口人了。”孙长弥站在码头边,对钱天敦和王汤姆说道:“当然这还得一切顺利才行,希望他们在那边别出什么岔子。”


    孙长弥头上戴着一顶宽边草帽,敞着褂子,裤脚挽得老高,看起来并没有高高在上的长派头,倒更像是工地上不拘小节的工头。从登6芝罘岛开始,他就一直驻扎在码头工地上担当指挥,这几天也着实累得不轻。只要离他距离近点,就能看清他眼中因为休息不够而出现的血丝。


    “几百口人……能有五成的丁口就算谢天谢地了。”钱天敦对于即将到来的收获却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:“对我们来说只能算是杯水车薪吧!”尽管目前是处于历史上的小冰河期,但八月的芝罘岛依然还是较为炎热,太阳落山之前的地表温度基本都稳定在三十度以上,这也让正在抢时间修筑码头和营区的众多战士汗如雨下,十分疲累。尽管后勤部门已经采取了一些治疗和预防措施,但还是每天都会有不少热中暑的人倒在工地上。


    由于船队运力有限,这次北上舰队的人员是以军队为主体,并没有多少民工随队而来,所以前期的各种基建工程,也只能由北上的各支部队进行分担。而这样的局面大概还要持续一段时间,等海汉在本地招募到一定数量的移民之后才能得到改善。


    “最快今天太阳落山之前,就能从福山县运回来几百口人了。”孙长弥站在码头边,对钱天敦和王汤姆说道:“当然这还得一切顺利才行,希望他们在那边别出什么岔子。”


    孙长弥头上戴着一顶宽边草帽,敞着褂子,裤脚挽得老高,看起来并没有高高在上的长派头,倒更像是工地上不拘小节的工头。从登6芝罘岛开始,他就一直驻扎在码头工地上担当指挥,这几天也着实累得不轻。只要离他距离近点,就能看清他眼中因为休息不够而出现的血丝。


    “几百口人……能有五成的丁口就算谢天谢地了。”钱天敦对于即将到来的收获却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:“对我们来说只能算是杯水车薪吧!”尽管目前是处于历史上的小冰河期,但八月的芝罘岛依然还是较为炎热,太阳落山之前的地表温度基本都稳定在三十度以上,这也让正在抢时间修筑码头和营区的众多战士汗如雨下,十分疲累。尽管后勤部门已经采取了一些治疗和预防措施,但还是每天都会有不少热中暑的人倒在工地上。


    由于船队运力有限,这次北上舰队的人员是以军队为主体,并没有多少民工随队而来,所以前期的各种基建工程,也只能由北上的各支部队进行分担。而这样的局面大概还要持续一段时间,等海汉在本地招募到一定数量的移民之后才能得到改善。


    “最快今天太阳落山之前,就能从福山县运回来几百口人了。”孙长弥站在码头边,对钱天敦和王汤姆说道:“当然这还得一切顺利才行,希望他们在那边别出什么岔子。”


    孙长弥头上戴着一顶宽边草帽,敞着褂子,裤脚挽得老高,看起来并没有高高在上的长派头,倒更像是工地上不拘小节的工头。从登6芝罘岛开始,他就一直驻扎在码头工地上担当指挥,这几天也着实累得不轻。只要离他距离近点,就能看清他眼中因为休息不够而出现的血丝。


    “几百口人……能有五成的丁口就算谢天谢地了。”钱天敦对于即将到来的收获却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:“对我们来说只能算是杯水车薪吧!”尽管目前是处于历史上的小冰河期,但八月的芝罘岛依然还是较为炎热,太阳落山之前的地表温度基本都稳定在三十度以上,这也让正在抢时间修筑码头和营区的众多战士汗如雨下,十分疲累。尽管后勤部门已经采取了一些治疗和预防措施,但还是每天都会有不少热中暑的人倒在工地上。


    由于船队运力有限,这次北上舰队的人员是以军队为主体,并没有多少民工随队而来,所以前期的各种基建工程,也只能由北上的各支部队进行分担。而这样的局面大概还要持续一段时间,等海汉在本地招募到一定数量的移民之后才能得到改善。


    “最快今天太阳落山之前,就能从福山县运回来几百口人了。”孙长弥站在码头边,对钱天敦和王汤姆说道:“当然这还得一切顺利才行,希望他们在那边别出什么岔子。”


    孙长弥头上戴着一顶宽边草帽,敞着褂子,裤脚挽得老高,看起来并没有高高在上的长派头,倒更像是工地上不拘小节的工头。从登6芝罘岛开始,他就一直驻扎在码头工地上担当指挥,这几天也着实累得不轻。只要离他距离近点,就能看清他眼中因为休息不够而出现的血丝。


    “几百口人……能有五成的丁口就算谢天谢地了。”钱天敦对于即将到来的收获却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:“对我们来说只能算是杯水车薪吧!”尽管目前是处于历史上的小冰河期,但八月的芝罘岛依然还是较为炎热,太阳落山之前的地表温度基本都稳定在三十度以上,这也让正在抢时间修筑码头和营区的众多战士汗如雨下,十分疲累。尽管后勤部门已经采取了一些治疗和预防措施,但还是每天都会有不少热中暑的人倒在工地上。


    由于船队运力有限,这次北上舰队的人员是以军队为主体,并没有多少民工随队而来,所以前期的各种基建工程,也只能由北上的各支部队进行分担。而这样的局面大概还要持续一段时间,等海汉在本地招募到一定数量的移民之后才能得到改善。


    “最快今天太阳落山之前,就能从福山县运回来几百口人了。”孙长弥站在码头边,对钱天敦和王汤姆说道:“当然这还得一切顺利才行,希望他们在那边别出什么岔子。”


    孙长弥头上戴着一顶宽边草帽,敞着褂子,裤脚挽得老高,看起来并没有高高在上的长派头,倒更像是工地上不拘小节的工头。从登6芝罘岛开始,他就一直驻扎在码头工地上担当指挥,这几天也着实累得不轻。只要离他距离近点,就能看清他眼中因为休息不够而出现的血丝。


    “几百口人……能有五成的丁口就算谢天谢地了。”钱天敦对于即将到来的收获却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:“对我们来说只能算是杯水车薪吧!”尽管目前是处于历史上的小冰河期,但八月的芝罘岛依然还是较为炎热,太阳落山之前的地表温度基本都稳定在三十度以上,这也让正在抢时间修筑码头和营区的众多战士汗如雨下,十分疲累。尽管后勤部门已经采取了一些治疗和预防措施,但还是每天都会有不少热中暑的人倒在工地上。


    由于船队运力有限,这次北上舰队的人员是以军队为主体,并没有多少民工随队而来,所以前期的各种基建工程,也只能由北上的各支部队进行分担。而这样的局面大概还要持续一段时间,等海汉在本地招募到一定数量的移民之后才能得到改善。


    “最快今天太阳落山之前,就能从福山县运回来几百口人了。”孙长弥站在码头边,对钱天敦和王汤姆说道:“当然这还得一切顺利才行,希望他们在那边别出什么岔子。”


    孙长弥头上戴着一顶宽边草帽,敞着褂子,裤脚挽得老高,看起来并没有高高在上的长派头,倒更像是工地上不拘小节的工头。从登6芝罘岛开始,他就一直驻扎在码头工地上担当指挥,这几天也着实累得不轻。只要离他距离近点,就能看清他眼中因为休息不够而出现的血丝。


    “几百口人……能有五成的丁口就算谢天谢地了。”钱天敦对于即将到来的收获却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:“对我们来说只能算是杯水车薪吧!”


    (本章完)


    ( )

上一章 回目录